RECORD

活動紀錄

現場報導

入圍影展映後報導10:12月11日19:00《還有一些樹》導演:廖克發

2019.12.16

以《不即不離》打響名號的馬來西亞導演廖克發於今年同時推出紀錄片《還有一些樹》與劇情片《菠羅蜜》,兩部作品雙雙入圍本屆金馬獎。這次《還有一些樹》也是桃園市公民紀錄片獎矚目名單,這是一部關於馬來西亞本地族群與歷史的作品,本次映後將與本地影評人陳平浩對談,為觀眾好好爬梳本片脈絡。


 

「原住民朋友問我,為什麼馬來人這麼恨原住民?把我們當低等人類看待。我聽到了深感愧疚。」

因為上一部《不即不離》的緣分,廖克發進入馬來西亞部落,原本抱著度假的心情交流,到了部落才發現沒有當地沒有飲水系統,因為周圍森林正遭受砍罰,水源呈現泥土的黃濁色。原住民朋友知道廖克發是導演,便希望廖克發能多紀錄當地狀況,讓世界可以關注部落問題。也因為與原住民的交流,廖克發才了解,原來被華人家庭稱為「沙蓋」的原住民以前是被獵捕成為奴隸。也因此,廖克發開始探討原住民的歷史。


「我問我自己,作為華人我是否有種族優越感?憲法有馬來人特權,長久以來馬來西亞是很緊張的。馬來人至上,其他民族都覺得自己是受害者。當我們把自己看成受害者,是否有想到原住民也是受害者?


 

片中原住民因為得知廖克發導演要拍攝部落,特地穿著傳統服裝迎接,因為他們已經習慣於鏡頭前表現出外人眼中原住民的樣貌。另外廖克發採用馬來西亞官方電影《永恆特米亞》來諷刺當局。「媒體請他們穿傳統服裝。久而久之,只要有人要拍他們,他們就穿成這樣。這讓我很難過。這是一個矛盾,因為不這樣穿,又不會有太多人注意。我要讓觀眾看見這個暴力存在。」


本片極大的篇章在講述馬來西亞五一三事件,廖克發認為此一事件成為政客操諾族群議題的原因。英國政府殖民時期建立階級觀念,到五一三事件後,馬來政府立法明訂以馬來文化為至高特權,直到今日。關於五一三的影像不易取得,廖克發曾在英國資料館找到當時法國際者於事發時於路上偷拍之影像,但版權過於昂貴,所以本片並沒有採納。


 

許多受訪者談到的五一三版本皆有差異,而且願意接受訪問的目擊者不多,畢竟在馬來西亞,這還是一個禁忌的問題。廖克發會於採訪後去查證史實,也呈現不同族群的看法。「我盡量讓說的人多元,但我沒有採取比例。我試著模糊種族的界線。」其實五一三事件發生時,許多人認為是幫派械鬥。在事件過後,被政府定調為族群衝突。「每次選舉大家都很害怕,因為這成為了政客的操作籌碼,我們害怕悲劇重演。」


 

馬來西亞直到現在還無法公開談論五一三事件,廖克發認為需要從教育著手,提醒下一代的馬來西亞人,需要記得此事。「因為可能隨時會成為被殺與殺人的人」

 

有觀眾提及1969年前後亞洲國家發生許多事件,比如韓國的光州事件與台灣的美麗島事件。去年馬來西亞改朝換代,是獨立以來首次政黨輪替。然而廖克發對於馬來西亞的政治前景並不看好。「起初我們充滿希望,然而我拍攝時,每一個受訪者都像我說五一三事件可能會再發生。現在的氣氛比69年還嚴重,如果有心人煽動,後果很嚴重。」


 

《還有一些樹》在馬來西亞是禁片,無法公開放映。但是導演嘗試突圍,一次是人權影展,以鑽法規漏洞的方式網路直播放映。當天馬來西亞電檢局局長有到場觀影,許多便衣警察也在人群之中。因著台北電影節的口碑,雖然沒有明文指出本片與五一三有關,但是來的觀眾都知道,座無虛席。另一場在華文獨立中學,觀眾認為本片不夠華人。


 

「有華人觀眾覺得片子一開始在講原住民,很錯愕。我不能逃離身為華人的身分。也有馬來人反映本片太妖魔化馬來人。我期望觀眾跨出族群來看待彼此。馬來西亞的各族群生活在各自的社群裡,彼此較少連結。如果我們繼續抱持這樣的觀念,馬來西亞不是一個國家,是四個國家與一個殖民政府。」


廖克發不介意《還有一些樹》未經他的同意放映或是盜版流通。「現在的原住民青年已不記得此事,也不想知道。再過五十年,可能有一群馬來西亞人覺得五一三事件不需要被記得。我覺得我拍的是這些人的記憶。」

報導一覽表